当前位置:首页 - SEO优化 -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
微信群大全

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

2019-10-11 03:10:31 作者: 小Q
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
文/龙柒
2019.07.01

乔韶打了个哈欠,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通话时长。
三分钟了,他年过七旬的姥爷还在中气十足地吼怒。

“我看你爸那混账是昏了头,居然让你去那么破的校园念书,他老乔家不行了你就来我这,名校随便挑,甭说国内了,就是国外的……”
乔韶只能重复这句最近说了很多遍的话:“姥爷,校园是我自己选的,是我自己想去的。”
杨孝龙顿了下,音量仍旧不小,但却没那么凶了:“怎样非得去那么破……我是说那么远的校园?”外孙选的,欠好说破。

乔韶歪头,掏掏耳朵道:“我遇上个算命先生,他给我卜了一卦,说我在西方有难,东方得福,转个校能翻身农奴把歌唱。”
杨孝龙:“……”
乔韶幽幽道:“姥爷您可是常告诉我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”

杨孝龙心窝疼:“韶韶啊,你才十七岁,这么迷信欠好。”
乔韶道:“我没迷信啊,是防患于未然。”
杨孝龙这辈子怼了很多人,唯一对自己的孙子半点法子都没有。

乔韶又哄他道:“东区一中挺好的,寻常人想考还考不上呢,姥爷你定心,我去个新环境,一准好好学习,不给您丢人。”
新环境这三个字触动了杨孝龙,他退让了:“好吧……”

挂了电话,乔韶松了口气,知道自己这转校的事是完全稳了。
从他提出要去东区一中那天起,他就收到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轰炸。
他爸他爷爷他姥爷还有他的表哥表姐狐朋狗友,挨个找他“谈心”,想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。
其实乔韶没什么歪歪心思,他就想去个正经高中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

然而他说出这八个字,听到的人眼神更怪异了。
乔韶不服:怎样的,他就不能好好学习了吗?他很热爱学习的好嘛!
鉴于越说越没人信,乔韶索性掰扯了一个算命先生的鬼话。
万万没想到……这个扯到不能更扯的理由,还真把人一个个给唬住了。
乔韶一时间也不知该心疼蠢蠢的他们仍是心疼诺言破产的自己。

洗漱后,吴姨招待他吃早餐。
乔韶问道:“我爸呢?”
吴姨道:“乔总早上五点就出门了,说是八点在香港有个会。”
乔韶瘪瘪嘴道:“不能提早一天去吗?睡这么点觉,他是嫌自己头发太旺盛吗!”

吴姨笑道:“乔总从不睡外头的。”
听到这话,乔韶没作声,只戳了戳盘子里的松饼。
吴姨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,赶忙道:“我还烤了点小饼干,我去看看火候。”
乔韶应了。

吴姨一走,乔韶手机又响了。
一看屏幕上的爷爷二字,他脑壳痛。
他没记错的话,爷爷这会儿在意大利,两边时差六小时,他老人家凌晨两点了还不睡觉嘛!
乔家这不珍惜头发的毛病看来是祖传的。

接了电话,乔家老爷子矜贵的声响响起:“下楼。”
乔韶:“爷爷,我上个季的衣服还没开封。”
乔如安道:“扔了。”
乔韶哪敢多说,他家爷爷在时髦圈称雄五十余年,七十一高岭仍是风向标,真的惹不起。

乔韶一边应好一边道:“您那儿才两点吧,赶忙睡,我这就下楼去拿衣服,回头摄影给您看。”
乔如安道:“不必摄影。”
乔韶闷笑:“真的不必?”
乔如安不作声了,但也不挂电话。

乔韶笑得眼睛都弯了:“好啦,您快歇息,我晚上再给您发,确保您起床就看到孙子的帅照。”
乔如安嗯了一声,切断了通话。

下楼后,饶是有了心理准备的乔韶也仍是吓了一跳。
礼盒霸占了半个客厅,更加要命的是每个礼盒上都系着闪亮亮的橙色蝴蝶结,普通人看了,只怕会眼睛痛。
乔韶喜爱橙色金色这些亮堂的颜色。乔如安觉得这不够时髦,不会给他弄这样的衣服穿——弄了乔韶也不会穿!
但在这些小细节上却会满意他。

仅仅吧……
这么多金灿灿的蝴蝶结,乔韶难以想象把这些礼盒搬进来的助理们会怎样想他。
堂堂七尺男儿,喜好如此少女心,乔韶脸有点烫。

拆了礼盒,里边的东西让乔韶心里也烫了。
不仅仅衣服鞋子手表,还有四个看不出太大不同的书包,估计是用来搭配不同衣服的,还有两盒文具,包装过火精巧的钢笔让人毫不置疑它的价格不菲。

自始至终都不赞同乔韶去东区一中的乔如安,却在即将开学的时候,送来了必需品。
不过这些必需品,乔韶一个都不会用。
东高虽然是个中规中矩的高中,却也有特长班世界班这种特别存在。
这里边都是有钱家的孩子,眼力劲是有的,乔韶穿着一身行头去,还学个屁的习。

乔少专心肄业,不想装|逼。
所以上学的必需品他要自己去买,从文具到衣服,他要挑最寻常的!

说走就走,吩咐吴姨收拾好这些衣服文具后,乔韶套了个不起眼的运动衫出门。
买文具去超市没问题吧?
乔韶很少自己买东西,东挑西挑得还挺起劲。
一百来块的书包,几块一支的笔还有普普通通没有花里胡哨的智能功能的簿本……
悉数搞定才花了二百块钱,乔韶不由感慨,即使老乔家和老杨家都破产了,大家伙也能活得挺滋润。

乔韶走到促销区,看见一个大货架上扯了个横幅,写着——赔本清仓!原价299的纯棉T恤,今天只需29元!
乔韶惊了,衣服还能这么廉价吗!
这太合适了,看来他能在三百块钱内搞定开学必需品。

乔韶刚走过去,就听几个女孩在压着声响说话。
“怎样能够这么帅,我、我都不敢看他!”
“他是东区一中的吧,周末出来打临时工?天呐,我为什么毕业了,我想复读,我要去东高!”
“醒醒吧少女,有做梦的功夫不如多买几件衣服,没准还能搭个话。”
“呜呜呜……我已经买了十件了,再买我会被逐出家门吧!”

东高的?
乔韶猎奇地昂首,看到了促销区的高个子男生。
男生很高,足足比乔韶高了大半个头,他站在热闹的卖场里却神态冷冷的,分明是来打临时工的,却一脸厌倦,像没睡醒。
偏偏就是这副懒懒散散的容貌,引得女生们频频偷看。

呵呵。
乔韶很嫌弃。
这样的员工,乔老板三秒开除俩!
哪怕成绩爆表也不行,太不敬业了!

乔韶收回目光,专心挑T恤。
唔,T恤虽然廉价,可是都好大啊,能装下三个他。

促销区离着文具区很近,贺深穷极无聊,抬眼就看到那个挑三拣四的初中生。
买一支笔挑了五分钟,最终选的是买一送一的要过期的。
买个簿本翻来翻去,最终选了个由于有点脱页所以降价的。
这会儿初中生转身过来了,看到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,贺深几乎认为里边写了一个2一个9。

贺深原本就是被叫来替班的,不情不肯的,主管也不敢强求,毕竟只需他站在这,销量就翻了十倍不止。
寻常人和乔老板不一样,都是向钱看齐的,只需成绩好,谁管你敬不敬业。

贺深瞧着初中生,看他在一堆T恤里翻来翻去,一件一件地往自己身上比划。
初中生又矮又瘦,均码的T恤套他身上,像小孩穿大人衣服。
看得出这小孩想捡促销的廉价,可惜瘦瘦小小的,撑不起。

不过……他倒是能够帮帮他。
贺深嘴角微扬,伸手抽出一件纯白色的T恤给他:“试试这件。”
初中生昂首,犹豫了一下。
贺深道:“都在促销,一个价。”
初中生显着是松了口气,接过T恤比了比,应道:“这件能够,多谢!”
贺深面不改色:“没什么。”

结账回家,乔韶上楼翻看自己的战利品。
书包很赞,笔很棒,簿本也十分优异,这件29元的纯白T恤特别……
等等。
乔韶后知后觉的看到了T恤上的标签——纯爱女装。

乔小韶同学傻了,他头一回给自己买衣服,居然买了一件女装??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小Q微信群,微信群资源,红包福利群,微信二维码平台发布,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作者信息

顶部